有钱难买特斯拉

苹果与特斯拉的爱恨情仇,已经持续了好几年。

以脾气暴躁著称埃隆·马斯克,情绪比过去平和了很多。不久前的特斯拉二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,这位曾经在直播中抽大麻的特斯拉CEO耐心回答了每一个问题。

然而,“钢铁侠”的耐心解答并没有换来投资者的信任。季报公布次日,特斯拉股价一度下跌超过13%,短短一天内市值蒸发约64亿美元,接近蔚来市值的两倍。 

这或许意味着,一心想“吞下”特斯拉的苹果再次看到了出手的机会。

7月31日,苹果公布2019财年第三季度财报,营收和利润均超预期,但iPhone带来的收入占比首次低于50%。始终在寻求业务多元化的苹果,虽然一直没有掀开蒙在“泰坦计划”上的那层神秘面纱,但它的造车野心早已路人皆知。

一边是已经被质疑“创新乏力”的苹果,另一边是风头和争议并存的特斯拉,同样身处硅谷,同样备受瞩目,二者在造车领域鲜为人知的爱恨情仇中,绯闻和角逐兼而有之。

“特斯拉墓地”

在造车计划方面异常低调的苹果,从来没放弃过挖特斯拉的墙角,以至于双方关系一度因此剑拔弩张。

就在不久前,特斯拉又一员大将被苹果收入帐下。

据彭博社7月23日报道,在特斯拉工作4年的工程副总裁史蒂夫·麦克马纳斯(Steve MacManus)加入苹果,担任高级董事。拥有近20年内饰设计经验的麦克马纳斯,此前曾就职于宾利、路虎、阿斯顿马丁等豪华汽车品牌。

这并非苹果第一次挖走在特斯拉身居要职的核心员工。自去年以来,麦克马纳斯已是第三位从特斯拉离开加入苹果的VP级别高管。 

今年3月,特斯拉驱动系统副总裁迈克尔·施韦库奇(Michael Schwekutsch)加入苹果。2018年,曾经的苹果高级副总裁道格·菲尔德(Doug Field)从特斯拉离开,又回到老东家麾下。这位监督完成Model 3生产的首席汽车工程师,一度是特斯拉的三号人物,如今回到苹果担任特别项目组(SPG)副总裁。

更早以前的2016年,原特斯拉副总裁克里斯·波里特(Chris Porritt)加入苹果,负责SPG的产品开发管理,同期加入的还有原特斯拉底盘工程总监赫伯特·米斯(Huibert Mees)。

事实上,自2015年被曝出谋划造车之初,苹果就对特斯拉虎视眈眈,希望借道人才获得对方的关键技术。同一年,马斯克在2015年接受彭博采访时直言,苹果一直试图以加薪60%的条件挖走特斯拉的员工,但“实际招到的人很少”。

这位嘴上不饶人的CEO还在接受德国《商报》采访时将苹果称为“特斯拉墓地”,因为“苹果招到的许多员工都是被特斯拉解雇的”。 

去年10月,有媒体根据LinkedIn公开资料做了统计,苹果SPG的员工已经有1200名,其中超过300人来自特斯拉。

从软件、电池、供应链到机械工程领域,特斯拉前员工几乎撑起了SPG的“半边天”。随着特斯拉高级人才的加入,这个被外界公认为苹果汽车业务部门的“特别项目组”轮廓日益清晰。

面对潜在竞争对手肆无忌惮的挖角,马斯克也许早已意识到,苹果想要的不仅仅是特斯拉的人才,而是整个特斯拉。

挖走整个特斯拉

绯闻传得久了,难免被人找出“实锤”。

今年5月,美国罗斯资本的分析师克雷格·欧文(Craig Irwin)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(CNBC)采访时透露,2013年,苹果曾计划以每股240美元的价格收购特斯拉。同一年春天。马斯克与苹果公司的并购主管阿德里安?佩里卡(Adrian Perica)见了一次面,据传苹果公司CEO蒂姆?库克(Tim Cook)也在现场。

但当时的苹果并没有如愿。据《国际商业时报》报道,由于苹果希望马斯克辞去董事长职位,导致谈判无疾而终。

虽然始终没有明确对外承认,但种种迹象表明,苹果从未放弃过对汽车业务的探索和尝试。

据《华尔街日报》报道,库克早在2014年就组建了名为“泰坦(Titan)”的汽车业务开发团队。加州机动车管理局(DMV)2018年的数据显示,苹果在加州注册登记的自动驾驶测试车辆有55辆。根据Appleinsider的报道,苹果的自动驾驶车队规模仅次于通用的Cruise和谷歌母公司旗下的Waymo。

但苹果对此始终保持沉默。一直到2017年,库克在接受彭博采访时才终于承认,苹果正在聚焦于自动驾驶系统,并毫不掩饰其对于自动驾驶技术的重视。

“我们正在开发自动驾驶系统。这是公司非常重视的一项核心技术。我们认为这是所有人工智能项目之母,大概也是现在所有在开发的人工智能项目中难度最高的?!笨饪顺?。

原因很简单,对于苹果来说,汽车是手机之外最有想象力的业务。

自乔布斯去世以来,苹果虽仍是目前全世界最赚钱的公司之一,但“不再创新”已成为唱衰苹果常见的论调。当屏幕越来越大的iPhone无法带给消费者和投资人带来足够的刺激,苹果需要更具有革命性的新产品。

得益于电力技术的发展,制造燃油车需要的百年工业历史在电动车领域大大缩减。以特斯拉为代表,全球开始了一场以智能化、网联化、自动化为特征的汽车行业革命。中商产业研究院预计,全球无人驾驶汽车到2021年市场规模将达到70.3亿美元。从各个维度看来,造车都是最适合苹果的选择之一。

但即使是全球市值最高的科技公司,苹果在汽车领域也是个不折不扣的新兵。造车技术门槛高,需要投入大量人力财力用于研发,更需要时间和经验的积累。而在这方面,造车新势力的“鼻祖”特斯拉表现尤为出色。

“如果苹果想要收购一个大公司,我深信会选择市场中具有革命颠覆性的产品,所以像特斯拉这种汽车企业完全能匹配收购标准?!逼还癈EO约翰·斯卡利(John Sculley)曾在接受The Street网站采访时直言。

6年时间过去了,第一辆车仍然只存在于传说中的苹果,对特斯拉的渴望一如当初。 

更重要的是,在斯卡利看来,依照苹果的财力,收购特斯拉并非什么难事。

渡过了去年的“产能地狱”之后,特斯拉又面临新的需求?;汀敖桓兜赜?。今年上半年,特斯拉总共交付近16万辆汽车,不到全年40万辆总交付目标的一半。投资者信心直宕谷底,特斯拉股价在公布财报后一度下跌超过13%。

迄今为止,承诺今年实现持续盈利的特斯拉,在16年的历史中仅有4个季度净利润为正。今年前半年,马斯克进行了一系列“硬核”成本缩减计划,包括裁员数千人、关闭线下门店等,但二季度亏损额仍然高达3.89亿美元。

持续亏损的特斯拉想要完成年度目标,唤回投资者信任,还需要源源不断的资金注入,但这家公司早已债台高筑。而现金充沛,恰恰是苹果公司的强项。

苹果7月31日公布的最新财报显示,目前其持有的现金储备是2106亿美元,而特斯拉市值在420亿美元左右,许多分析师预测特斯拉股价还将继续下探。这意味着苹果收购特斯拉在财务上具备可行性。

但苹果想“吞下”整个特斯拉,仅靠有钱还远远不够。 

“汽车界的苹果”

两年前的一次财报电话会议上,一个尖锐的问题被抛向了马斯克:“苹果拥有足够的现金买下特斯拉,苹果会是你们想合作的公司类型吗?你是否已经和蒂姆谈过了?”

马斯克笑了笑,顾左右而言他:“我正在使用他们的手机和笔记本电脑,这很酷。除此之外我也不知道还应该说什么?!?/p>

同一年,他在接受彭博采访时直言,苹果并购特斯拉的可能性非常低。与被大公司纳入麾下遮风挡雨相比,马斯克对这家他投入数十年心血的公司显然抱有更大野心。 

对于马斯克来说,特斯拉已不仅是一个创业产品,也是他重塑未来出行方式、改变世界的梦想中重要的一环。与委身巨头相比,他显然更希望一手掌控。他甚至对外宣称,特斯拉的市值未来将超过苹果。 

这不仅是马斯克个人的理想,特斯拉董事会对此同样寄予厚望。 

2018年,特斯拉董事会公布马斯克未来10年的薪酬方案,规定其全部收入来自股票期权,并对特斯拉未来10年的营收、利润和市值目标作出规划。其中,特斯拉的市值目标被划分为12个等级,最高一级高达6500亿美元。若这一目标实现,特斯拉将真正成为“汽车界的苹果”。

虽然二季度财报未达预期,下半年业绩压力巨大,但特斯拉困境中仍有转机。上海工厂投产后的产能实力和在中国市场的表现,或将成为特斯拉能否扭亏为盈的关键节点。一旦股价上扬,即使对于净现金流高达1120亿美元的苹果而已,并购特斯拉也将变得异常吃力。

另一方面,苹果的部分股东对特斯拉也并不“感冒”。

就在今年,苹果股东之一巴菲特公开表示,他支持苹果投资任何项目,唯独投资特斯拉是个“很坏的想法”。他在接受??怂股桃敌挛挪煞檬痹兰勐硭箍恕笆且桓龊芰瞬黄鸬娜恕?,“但作为CEO,他还有改进的空间”。

在巴菲特眼中,汽车行业不是一个“轻松的生意”,而且苹果没有先发优势,“汽车业务不会给予苹果永久性的优势?!毖蕴钢型嘎冻龆酝蹲势敌幸挡⒉豢春?。此类担忧,无形中难免让苹果与特斯拉结缘面临更多阻碍。

也许没人能说清楚,从零开始造一辆车和收购特斯拉,究竟哪件事对苹果来说更难。


更多评论 收起评论

我要说

欢迎您!

退出
北京赛车